张大千《爱痕湖》嘉德春拍一亿零八十万刷新个人纪录

 收藏拍卖     |      2020-04-27 04:25

1968年巡展后,张大千本人亲自将本作赠予现藏家,并加钤大风堂印,现藏家为美国著名东方文化学者,任教于知名学府,在艺术研究领域备受敬重。现藏家决定将此件作品拍卖所得,用于支持中国相关学院的学术构建。

其实对于天价书画,很多人已经不再惊奇。但毕加索的画拍到1亿美元的时候,中国画家的画,拍1亿人民币显然已经不那么惊人。因此,有人将书画的“亿元时代”称之为“疯狂时代”,这是否意味着,书画可能还会带给我们更多的冲击。

画面前景为青翠的山峦,后景则一泓湖水,掩映其间;湖的后岸,又有淡墨、淡彩勾勒的屋舍。作品采用的手法,为张大千开一代画风的“泼彩”:抽象的墨与彩“泼”出的山,如海浪般汹涌于画面;清晰、谨饬的房舍,则静处于“波涛”间。构思的宏阔,与细节的清晰,有机地融为一体。这是张大千化用西方抽象派艺术与中国传统文人艺术的水乳交融之作,也是以现代的语言,对北宋雄伟山水的现代性翻译,不仅是张大千的艺术臻于化境的象征,也是中国传统艺术最成功的“现代性突围”。1968年巡展后,张大千本人亲自将本作赠予现藏家。

张大千《爱痕湖》

张大千与《爱痕湖》的故事

收藏拍卖,张大千晚年巨幅绢画《爱痕湖》

这一乐事,必给张大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故游欧归来的几年内,他以爱痕湖为题,创作了多幅山水。其中的一幅,曾于1992年由香港苏富比拍卖行释出。此次上拍之绢本《爱痕湖》,乃张大千《爱痕湖》系列中最精彩、尺寸最大的一幅。它曾两次入选国际大展,并被编入展览图录。一次为1968年的张大千近作展,由纽约Frank Caro Gallery、芝加哥S. H. Mori Gallery、与波士顿Alberts-Langdon合办。另一次为2004年的两种文化之间19世纪末至20世纪的中国绘画,由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主办。

很显然,这决不是传统的收藏者所能造成的现象。一个现象似乎可以证明投资客入场的说法,那就是同一件藏品会在市场上反复出现,而价格却在不断飙升。有业内人士已经指出这种危险,比如前文所提的那枚9586万港元的“太上皇帝”白玉圆玺,2007年时只拍了4625万港元。两年间身价翻了一倍。近5000万的差价里有没有转手炒高的成分?两年还算长的,有些拍品转手间隔甚至只有半年或几个月,每次转手身价都有数成的飙升。

据中国嘉德近现代及当代书画总经理郭彤女士介绍:“此幅张大千名作是首次出现在市场,作为最能体现现代意义中国文化新形象的作品,一经露面便引起了海内外众多藏家的关注,先后有10余位场内和电话委托的买家参与竞价,大家不仅为这幅作品本身的魅力所吸引,同时,这幅作品也让市场领略到现代中国水墨极具冲击力的全新感受,市场用顶级的价格证实了其无与伦比的魅力。去年秋季可谓是中国古代书画的一次高潮,而今天中国近现代书画首次突破亿元价格大关,成为中国近现代书画市场新的里程碑,一定会引领今春近现代书画市场迈上新台阶。这一新纪录诞生在中国嘉德拍卖会上,也再次征实了中国嘉德的品牌魅力与实力。”

张大千《爱痕湖》

但是事实真的会如此乐观?可能未必。因为疯狂之后的结果,往往并非喜剧,更多的则是悲剧。这不是空谈,而是有先例在前。

此件绢本《爱痕湖》为张大千1968年所作巨幅绢本泼彩,宽76.2厘米,长264.2厘米,画面描绘的是远眺瑞士亚琛湖所见,与张大千平生巨构《长江万里图》创作于同年,为张大千《爱痕湖》系列中最精彩、尺寸最大的一幅。该作品于20世纪60年代曾获展于纽约、波士顿、芝加哥等地的着名画廊,2003年又获展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两种文化之间》大型中国现代艺术展,是艺术史界共认的张大千泼彩山水最精彩的作品。

此本《爱痕湖》,或名《爱痕湖一曲》,为巨幅绢本泼彩,宽76.2cm,长264.2cm,落款的年代为戊申,即与张大千平生巨构《长江万里图》创作于同年。画面描绘的是远眺亚琛湖的所见:前景为青翠的山峦,后景则一泓湖水,掩映其间;湖的后岸,又有淡墨、淡彩勾勒的屋舍。采用的手法,乃张大千开一代画风的泼彩:抽象的墨与彩泼出的山,如海浪般汹涌于画面;清晰、谨饬的房舍,则静处于波涛间。构思的宏阔,与细节的清晰,有机地融为一体。这是张大千化用西方抽象派艺术与中国传统文人艺术的水乳交融之作,也是以现代的语言,对北宋雄伟山水的现代性翻译。故与《长江万里图》一样,这一幅《爱痕湖》,不仅是张大千的艺术臻于化境的象征,也是中国传统艺术最成功的现代性突围。

不过对于收藏者来说,亿元之后,是否还会升值,还是一个未知数,不过,在拍卖泡沫已经成型的今天,书画的天价时代还能走多远,谁也不知道。

据悉,中国嘉德2010春季拍卖会中国近现代书画、中国当代书画将继续在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上拍至5月18日。

1965年秋,张大千与友人张目寒等游瑞士、奥地利诸国,在奥地利著名的风景胜地亚琛湖畔,有数日之勾留。关于此行的细节,张大千在翌年创作的另一本《爱痕湖》落款中,曾这样写道:年前与艺奴漫游欧洲,从瑞士入奥国,宿爱痕湖二日,曾做此诗以戏之。艺奴不详何人,听名字似是一女子。文中提到的诗,也见于《爱痕湖》的题款:湖水悠悠漾爱痕,岸花摇影狎波翻。只容天女来修供,不遣阿难着体温。

张大千的《爱痕湖》虽然是近现代书画,但它对当代书画市场的影响也不可低估。从古代到近代,再到当代,这是一个顺理成章的逻辑。但是,当代书画的再度升温真的是好事吗?

在5月17日晚11点半,火热拍卖中的中国嘉德2010春拍近现代书画“借古开今—张大千、黄宾虹、吴湖帆及同时代画家”专场上,众所期待的张大千晚年巨幅绢画《爱痕湖》终于登场了。经过近60轮激烈叫价,以一亿零八十万元的天价成交,这也是中国近现代书画首次突破亿元大关,同时,这一价格也创出张大千个人作品成交新纪录,成为中国近现代书画市场价格新的里程碑。

收藏拍卖 1

我们知道,当代书画奇迹的终止是因为炒作神话的泄露。拍卖行、画家、媒体、买家的联合炒作让大部分收藏者失望,这不是短时间就能够改变的。如今,金融资本进入收藏品市场,或者可以挽救当代书画市场的颓废,但是,能够挽救中国当代书画和画家们的声誉吗?投资客只是追求升值,他们终究会退出书画市场,那时候,当代书画,又该何去何从?

收藏拍卖 2

编辑:江兵

此次拍卖的《爱痕湖》又名《爱痕湖一曲》,为巨幅绢本泼彩,宽76.2cm,长264.2cm,是同一系列中最大的一幅。落款的年代为戊申,与张大千巨构《长江万里图》创作于同年。画上有题款曰:“湖水悠悠漾爱痕,岸花摇影狎波翻。只容天女来修供,不遣阿难着体温。”画面前景为青翠山峦,后景则为一泓湖水,掩映其间;湖的后岸,又有淡墨、淡彩勾勒的屋舍。作品采用的手法,为张大千开一代画风的“泼彩”:抽象的墨与彩“泼”出的山,如海浪般汹涌于画面;清晰、谨饬的房舍,则静处于“波涛”间。构思的宏阔与细节的清晰,有机地融为一体。这是张大千化用西方抽象派艺术与中国传统文人艺术的水乳交融之作,也是以现代的语言对雄伟山水的现代性翻译,不仅是张大千的艺术臻于化境的象征,也是中国传统艺术最成功的“现代性突围”。

收藏拍卖 3

中国书画作为中国拍卖市场上的绝对主力,中国大陆与港澳台的拍卖行历年来一共有超过38件作品跨过了一亿元,其中黄庭坚的《砥柱铭》以4.368亿高居拍卖成交榜首;在近现代书画中,齐白石的《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以4.255亿元排在第一。

这一幅亿元《爱痕湖》其实成名很早,画成后曾在纽约、波士顿、芝加哥等地巡展,展后由张大千赠予此次拍卖的藏家。2003年,这幅画曾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两种文化之间》大型中国现代艺术展展出。

收藏拍卖 4